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夫人她说得全都对 > 第一百一十六回 晓战随金鼓 宵眠抱玉鞍
听书 - 夫人她说得全都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一十六回 晓战随金鼓 宵眠抱玉鞍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三月二十四,风信抵达章州城。

这是自元康十二年秋天离开西疆之后风信第一次回到这里,而今已是熹平九年,他快有十年不曾到边境来了。

看到如今章州的一切,风信承认上一次他的女儿把这里守护得很好,直到如今月凉军队几乎已经快要在附近驻扎了,这里的驻军和百姓也没有太多的慌乱。除开章州刺史的安抚,定然也是这里的百姓相信他们能把月凉人挡在护闻关外。

来接他的那些人里依旧有不少的熟面孔,领队的是季长庚,这位在孩提时就到了他身边的副将如今也可以说是能独当一面的大将军了,在他身后那些将领也看到了许久不见的老将军,面上也浮现了不少激动的神色。

原以为今后再来这边关的都会是云凰少将军了,没想到大将军还会有回来领着他们抗击月凉人的这一天,迎风立马长枪横,恰如少年时。

“诸位……许久不见了啊。”风信也感叹了一声,“走吧,去军营!”

随着他一声令下,集结在原地的众军开始了移动,很快便朝着护闻关大营的方向去了,至于和章州城中官员交接的工作,风信把风泰派了出去。

“说说我们这边探到的消息吧。”待到风信在主帐之中坐定,带来的士兵也被专人带去安置之后,他看向了那些面上激动之色依旧没有完全退去的同袍。

“狮部现如今确实是在月凉王的授意下与长白部一同朝着护闻关的方向移动,但是狮部的大将斯元却没有随着部队一起到边关这边来,月凉王还是把他留在了王城,似乎是要防着贺兰部,这次带队的是狮部的副统领,斯年。”季长庚向风信禀报着他们还没来得及传给他的消息。

“这个副统领,拿到他的各种信息了吗?”风信瞧着面前巨大的沙盘拧着眉问道。

“是个没真的上过战场的娃娃,”胡武话语间有些不屑,“末将新任斥候统领,胡武。”但是他面向风信的时候神情变得十分严肃,对着风信抱拳行了一礼。

“就连这些年月凉内斗他也没参与?”风信闻言倒是有些惊讶。

“不曾,他不过是狮部大将的族弟,能成为副统领——”胡武话只说了一半,并没有继续。

“但长白部这次来得依旧是英额和完颜松。”季长庚却没表现出半分的轻松,“有英额这个大将在,他和完颜松都擅使计谋,只怕我们这边不会那么容易。”

“那个斯年,性格如何?”英额和完颜松都是打过的老对手了,尤其是风冥安上次来主要打的就是他们两个和完颜霍的讷图部,对于这两个人他们定然是有应对的策略的,可新出现的将领,就算他是靠着关系上位,也定然是有些本事在身上——月凉的兵,可没有一个是好说话的。

这里由不得任何大意,风信相信月凉人足够了解他,那他也必须要知道关于对手的一切,只有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属下的骑兵小队曾在几日前与他手下的兵对上过,”查仇站了出来,“看那些士兵的样子,他们主帅倒是像个有不少傲气之人。”

“有点浮躁。”查仇想了想又找补了一句。

“听闻此人有些自命不凡。”季长庚附和着点点头。

“有些像他们的三王子完颜霍?”风信从沙盘边上拿起了几个小旗子,然后拿着它们在整个沙盘上移动起来。

“是有些像。”几人相互看了看之后一起说道。

“狮部休养了十几载,如今确实是兵强马壮,但是他们也确实是十几年都没真的打过仗了。”风信将手中代表大汉主力的旗子用力插在了护闻关的正前方,“月凉王一直留着他这支王者之师护卫在他的王城,防止他那些儿子把他从王位上掀下去,如今想要真的和我大汉开战了他也一样还有着那样的顾虑。”

“可你们不一样,这些年你们从来都没有缺过战争的打熬。”风信环视了一圈大帐中的这些将领,在西疆的这些人每一个人、他们的每一天都是绷着精神在过。

“他们如今还在试探,那我们就必须要快,要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大汉不能先出兵,毕竟我们两国之间有协议在,月凉能毫无顾忌地撕毁它但我们不能。所以月凉狮部踏足我们国境线的时候就是我们全力出击之时!”

“传令下去,今日之后全营警戒,严防对方细作探听消息,全军要做好准备,要能做到随时出击!”

“是!”

一声整齐划一的响应,确实让他们所有人都热血沸腾下来了!

-------

“咱们也不可能私下里探听到太多消息的。”云漠寒拉住烦躁地在屋里不断踱步的风冥安把她按回了椅子上,“现如今护闻关大营里面查得有多严你应该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我们只能等消息传回来。”云漠寒在她肩上轻轻拍着安抚她,“而如今我们能做的就是保证安阳城里和这一路上的粮草和军需都不会出问题。”

“我明白的。”风冥安深吸一口气,她不应该这样焦躁的,但是总是觉得有什么事让她真的不安心。按时间算大军已经抵达章州半个月了,确实是时候会开战了。

这个时间爹爹不会有闲暇给她写信的。她能收到的消息只有从边境传回安阳城和兵部的奏报。可只有这些她如何心安?

“入夏了之后西疆那边只会更加不容易。”风冥安不断叩击着椅子的扶手,手指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到后来那扶手上渐渐出现了裂痕,然后木屑就开始随着她的叩击不断朝着地上掉落。

“安安。”云漠寒将风冥安那双手捧起来护在手心里了,“安安。”他又唤了她一声,声音很缓,带着极强的安抚意味。

“你陪我回一趟风家吧。”风冥安感受着云漠寒掌心的温度也渐渐平静了些,“我想……去祠堂……上柱香。”

“好。”云漠寒应了,然后又把她抱进怀里轻轻在她背上拍了许久。

------

风家的祠堂总是打扫的很干净,在风信离开前,这件事他鲜少假他人之手,因为萧凝的牌位在这里,风信离开的时候一般是风冥安亲自动手,除了她年纪太小的时候。

对于这个地方,每一寸的样子,父女两人都是再熟悉不过了。

“娘亲……”风冥安将三炷香插在了香炉里,然后双手合十跪了下来。

“娘亲……爹爹总是希望您能在那边护佑我平安的。这次也请护佑爹爹平安好吗……这多少是女儿自私的话……女儿知道您在那边等着爹爹已经等了很久了,但……请您护佑爹爹这次能平安归来吧……”

“女儿和爹爹都是杀人如麻之人,本不该被神佛庇佑……更何况我风家众将皆有取死之道,可算是我的私心……我不想爹爹……留在战场上,我想他能回来,能安享晚年。”

“这一役之后,守边疆的事情,就让我去做吧。”

“孩儿对列祖列宗发誓,风家人在,边境不亡。”

云漠寒跪在一旁陪着风冥安,看着她那满面恳求的样子多少也觉得这次是真的有些不对劲了。

父女连心,若真是这次——

他还是不要乱想了,大将军确实上了年岁,这次西疆的局势也过于危险,安安担心也是常理。

“这场仗若是到了冬天还不能止,我们就——”从祠堂出来之后云漠寒终于还是打定了主意,但是他话没说完就被风冥安止住了。

“陛下如今不会让你离开安阳城的,皇后娘娘也绝对不会同意的。”

“我确实是有些不安了,但我也更清楚爹爹和西境铁骑军的实力。”风冥安深吸了一口气,她看向了风家练武场的方向,“我们还是把注意力放在月凉,狮部所有的信息都不能断!”

“这一仗注定只是开端,我定然会有遇上他们的那一天,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知道他们作战的所有习惯和细节!”

云漠寒瞧着这终于打起精神来的云凰将军也松了口气,这样的安安才是她该有的样子。

-------

护闻关的战场上,狮部斯年也确实被风信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月凉这一方谁都没料到这次铁骑军会一次试探和警告都没有的正面直接开打,大军以雷霆之势直冲而下,没有丝毫要跟他们相互试探的意思,铁蹄踏过,直接重创了这次被英额带出来的长白部主力,他们也才缓过来几年而已,这一次和狮部一同出征本来就有些勉强。

而狮部,斯年是真的从战场上逃回去的。

直到铁骑军骑兵的战马冲到他面前、长枪几乎要戳在他心口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过去听到那些被人那样多次讲述的风家的战绩真的不是故事,那是确实发生过的事情,那是他们月凉被破碎的、无数次被阻挡的、想要吞噬大汉的野心。

首战告捷,护闻关大营里众军欢庆,可主帐之中所有人面上都不见轻松。

这次确实是打了月凉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也让他们看清了这休养了十几年的狮部的兵和马都是什么样子的。如果那些兵马能在主帅的指挥下发挥出最大的效用……到时候护闻关这边的局势,那可就真的是生死一线了。

而今日看到的斯年——风信知道只要他缓过神来,只要他能站起来,那对于月凉来说他们将会再多一员猛将,而那时候的大汉……

“我们不能停,决不能给他们缓过气来的时间,必须要乘胜追击。”贺少申的神射在这一场战争中所耗费掉的羽箭可以说超过了之前的任何一次,但若说杀敌的数量,却并不在他们一开始的预料之内,月凉这些兵的训练里对他们神射的针对更多了。

他们的甲胄甚至都做出了改良,若非月凉缺铁——

“贺将军说得对,大将军,若是再等下去,天气就更热了,您从安阳带过来的士兵很有可能不习惯这里的温度。”季长庚紧跟着说道。

“我们确实要乘胜追击。”风信看着他面前那个似乎已经有了翻天覆地变化的沙盘,“但是这次要用的手段——”

“孟先生,我听云凰仔细说过西疆这边对火雷的新研究,兵部那边的进展似乎没有你这边快。”他说着转向了孟子贺。

“确实,但是现在研究出来的很多东西都不稳定,要是要确定效果的那些基本还是要预先埋到地里去,不过神射营的火药箭已经又改良过两代,但若是用他们做远程支持的话,很难保证我们不会炸伤自己人。”孟子贺研究那些火雷已经很久了,但是那些东西实在是太危险了,就连这边平常做试验的时候都有不少士兵受伤。

“既然不能放在后面……”风信沉思了半晌,“谁说弓箭手一定要放在后面,神射确实是我们为奇袭准备的,但是想来月凉也绝不会想到——”若是把神射营和先锋军配在一起——

“不过我还是要先看看你所有研究出来的火雷威力,然后再做打算。”风信那花白眉毛下的双目中闪过了一缕精光。

“尹将军,你要守好了我们这座大营,这两天一只耗子都不要给本将军放进来,也不许任何人把消息送出去!”

尹明忠领了将令,转身便离开了。自从上回少将军掌兵之后护闻关大营里面的审讯手段便又多了几种,有些现在让他想想都依旧有些毛骨悚然。而自从风冥安的那一出杀鸡儆猴之后,这两年边境的细作似乎都少了。

就是不知道少将军和景王殿下成婚这么久了……景王殿下有没有发现他娶回去的这个王妃根本和看上去的不一样。

那位若是怕了,想来也是配不上他们少将军的。不过看大将军如今的样子,似乎景王殿下还是很得他心。

风家的这一根独苗苗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少将军会再到西疆来了。

他们盼着她来,却也不希望她来。谁不想要解甲归田再不见刀兵呢?

尹明忠心里想着些不怎么着边际的事,吩咐下去的各种命令却没停。如今最重要的是把这护闻关守得铁桶一般。不能让任何人钻了空子。

而西疆在第二战也告捷之后便如同他们曾经预测过的一样陷入了僵局。

火雷的杀伤力确实巨大,但是风信不会一下子把自己的底牌全摆出去,让尹明忠守好了大营也是为了不让月凉掌握关于这些武器的确切消息。毕竟风信面对的不仅仅是眼前这一仗,他也得为未来做准备,如果孟子贺的研究近些年都不会再有什么十分重大的突破的话,这些火雷也会是未来风冥安到这里来领兵时最大的杀招。

那就更不能太早暴露给月凉。

他得为大汉、为他的女儿留下后路。

而边境的胶着一直持续到了中秋,两边各有胜仗、也各有败仗。在风信一开始就重创了长白部的情况下,完颜霍的讷图部也紧跟着到了战场上。

他和斯年碰在一起一开始的时候可不是什么和谐的场面,风信也利用了这一点,只一战他便断了完颜霍的两条臂膀。

喀拉和新京,这两位完颜霍用的最顺手也最信任的大将被风信亲手永远留在了西疆的土地上。再加上被重伤的英额,月凉二王子和三王子的臂膀可以说是尽数断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完颜涛身后的贺兰部的驻军却有了移动的趋势,他趁机吞噬了一些原本属于长白部和讷图部的领地。

月凉后院起火,这当然是大汉这边最想看到的。但即便如此风信也没有半分放松。因为月凉境内的这次冲突跟他们以往的冲突并不一样,月凉的这次冲突基本没有引起伤亡,月凉王的反应更是有些敷衍。

如果这次他们真的举国之力一致对外的话——

九月鹰飞,要狩猎了。

------

这正是:查敌方护国将战雷霆死守西疆,祭祖先罗刹女求神佛庇护家翁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