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诸天,从亮剑开始的倒爷 > 第五十五章,拍卖行打响名气的办法【4千】
听书 - 诸天,从亮剑开始的倒爷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十五章,拍卖行打响名气的办法【4千】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面对陈浩询问,如何才能把拍卖行的影响力砸上去。

李古北毫不犹豫的说:“打广告啊!电视,互联网,还有纸媒,铺天盖地的砸上一轮,名气就提起来了。”

这番做派,非常符合房地产开发商老板土豪的作风。

陈浩一听就知不便宜,把预定出资的两千万本金全砸进去,还不知道能不能砸出个效果来。

搞不好是打水漂!

李古北还在喋喋不休,之前一直是别人露脸,好不容易聊到了他擅长的地方,那可得好好的上一课。

“像我上次在魔都开发那楼盘,地段一般,房子马马虎虎吧。按理说怎么着也得卖好几个月,才能回笼资金。

但架不住我们会打广告啊!

项目比较偏僻,周边人气不足,广告部的人就宣传:稀缺楼盘,坐拥宁静。

小区里有个小水坑,坑边有围栏,就管那叫湖景洋房,水景园林。

再加上买房读名校,投资必升值,一系列鼓吹。

电视,纸媒,互联网,全市广告轰炸了三天。

你猜怎么着?

开盘的当天人山人海,为了抢房脑子都快打出来了。连顶层边户都没剩一间。这就是广告的威力啊!”

“高,实在是高。”周鹤轩笑脸吹捧着,心里面却鄙视不已。

这两种生意能混为一谈吗?

房地产开发最重要的是拿地,只要拿到了好地块,项目总的位置上拴一条狗,整个项目都能大赚特赚。

铺天盖地打广告只是催化剂,就是不那么宣传,那楼盘盖在了魔都,也不愁卖不出去。

分批开盘,捂盘惜售,要是他来操盘的话,起码能多挣两成利润。

比一次性出清了,能赚更多。

但没办法,谁让人家李古北就有那能耐,愿意少挣钱,跟他也没关系。

周鹤轩给李古北吹捧了一番,但最终还是要办事的。

他给陈浩出主意:“想把拍卖行的名气打出来,最好是先准备一件,有噱头价值高的古董拿出来拍卖。

然后照着李博士说的,开个发布会把各路媒体都招来,发一遍通稿。

拍卖会把古董拍个天价,一个亿打底,两三个亿不嫌多。

有了吸引眼球的噱头,各路媒体一定会争相报道,咱这拍卖行的名气就吵起来了。

以后一年来上那么两三次,生意想不红火都难。”

就是炒作。

跟明星发通告:我恋爱了,我分手了,我又恋爱了,我又分手了。

各种鸡毛蒜皮撕逼事,反复折腾抢头条,有异曲同工之妙。

炒着炒着,就火了。

一个小拍卖行,是没有炒作价值的,但是能够反复的拍出天价的古董,都以亿为单位。

财富吸人眼球,拍卖行就跟着火了。

陈浩以前做的生意,还没到研究宣传炒作的份上。

此时听了周鹤轩的一番详解,涨了不少见识。

感觉这一堂课价值百万,运用的好了,赚取几千万上亿的利润,好像也不难。

陈浩略作思考后说:“价值高的古董,我想想办法或许能搞一件参加拍卖会,可谁知道能不能拍到上亿呢?”

他担心哪怕拍卖了九千万,距离一亿差一千万,宣传效果恐怕也会大打折扣。

李古北爽朗的笑道:“看来陈老弟,对拍卖行这方面不太了解。”

经历了之前的事情,想必他们二人对自己是有所忌惮的。

陈浩不怕他们俩坑自己,大大方方的道:

“二位应该对我以前做何生意有所了解,我只能保证客户交给我的古董是真的。

但对拍卖行这方面确实不甚了解,李博士有何高见,不妨说来听听,也让我长长见识。”

若不是被提醒了一下,李古北都差点忘记了,正谦虚的询问他意见的陈浩,昨天一人一枪干掉了十余人。

看现在,跟大学毕业刚踏上社会的年轻人区别不大,性格温和谦虚好学。

可一旦激怒他,没见过的,都想不到此人有多恐怖。

李古北收起笑容,和蔼认真的说:“其实也没什么,无非就是提前商量好,找个托,把价格托起来,大不了自己买下。

这方面我可以调动资金帮你,只要不是太夸张,东西确实也真贵比较稀少,拍出一两个亿的天价,很容易的。”

他还讲了一些行业案例。

其实古董行业的水很深,古董造假,抬高拍卖价出货,小型的拍卖行套取鉴定费手续费的,等等一系列。

主要是傻子太多,骗子都不够用。

外行人一脚踩进来,亏掉几年的积蓄,甚至亏到倾家荡产都不足为奇。

李古北当年入行,就曾经遇到过假古董骗局。

行话里叫打眼,意思是你眼光不够,被坑了也只能认。

只不过李古北咽不下那口气,反过手挖了个坑,托官府的朋友,以诈骗罪的名义,迅速的把那伙人给抓了。

自打那以后,他专门找人学了一学,再加上行业里的人都知道他那壮举,没人敢拿假古董骗他了。

李古北像是个贴心的长辈一样,叮嘱陈浩:“以后回了国,老弟遇上事了,直接来找老哥。省里咱有关系,一般的事都能直接摆平。”

陈浩也是给梯子就爬的人:“好啊,那我就先谢过老哥了。”

一旁的周鹤轩,亲眼目睹这二人,从两面之缘到称兄道弟,关系进步的飞速。

心里面那叫一个羡慕啊!

周鹤轩跑前跑后的拉关系,陪吃陪喝陪玩儿,都成三陪了。

李古北都没对他表现出更多的亲近,仅仅把他当做一个合作伙伴,一个能玩到一起的普通朋友。

同时,周鹤轩心里面清楚,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李古北仅仅见了两面,就一口一个老弟,绝不是因为陈浩长得帅。

而是因为陈浩能给他提供有用的价值。

并且,这个价值是别人无法轻易给他提供的。

成年人的世界,最讲利益了。

有价值就是亲近的朋友,没价值就靠边站,世界就是如此现实。

周鹤轩觉得,或许他的生意,也可以试试曲线救国。

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间,便来到了城市机场,

约定下次在港岛见面,陈浩目送二人通过安检,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回到车上,陈浩看着副驾驶上,喝得醉醺醺的阿布拉沙。

真不愧是酒鬼,无论何时都不耽误喝酒。

陈浩推了一下把人叫醒,“他们两个走了,你要去哪?”

阿布拉沙睁开醉眼,提起手里一直攥着的伏特加瓶子又灌了一口:“随便,只要能给我一个喝酒的地方就成。”

昨晚上车前,他往后备箱塞了两箱伏特加,应该大概够他喝一个星期了。

陈浩都无语了,幸亏不是他的队友,不然他就要朝队友下手了。

驱车前往租住的别墅住下。

把阿布拉沙扔到一个房间里,陈浩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着上面二十多个未接电话,一阵的头疼。

全部都是娜塔莎打来的,本来说好晚上要陪她吃饭的,却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消失了。

遭到夺命狂call,就不足为奇了。

陈浩先想好了怎么说,才把电话拨了回去。

娜塔莎正在大课堂里上课,看到陈浩的来电,赶紧溜出教室接通了:“喂,浩子,你怎么不接我电话?你知道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浩严肃的语气打断了:“宝贝,你不要说话,听我说!”

“昨晚出了点意外,我才处理完。现在的电话不安全,你只需听我说。”

娜塔莎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她知道父亲还有陈浩,所在的行业是十分危险,并且被视之为破坏国际秩序,是被FBI视为眼中钉的。

陈浩之前也多次告诫她,电话是有可能被监听的,重要的事情绝不能在电话里说。

听陈浩语气那么严肃,娜塔莎担心极了,都不敢再多言语,耐心听电话那边的男友叙说。

“我刚谈好了一笔生意,需要你去港岛一回。等你到那,我会告诉你新的联系方式。到那里,咱们再联系。”

说罢,陈浩挂断了电话,兴奋的挥了一下拳。

用一件更严重的事情,转移娜塔莎的注意力,她便不会再追究昨夜未归爽约的事情了。

陈浩不禁为自己的机智而感到得意。

只是把娜塔莎真的吓到了,忙给伊万打电话询问情况,害得伊万又给他记了一笔,是陈浩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陈浩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他看了一眼,任务六还是未完成的状态。

建立稳定的销售渠道,应该最起码是得把拍卖行开起来。

周鹤轩说好了要收购一家,估计需要五天左右的时间。

娜塔莎被他框到港岛,就以她的名义入股。

自从把军火卖给白头鹰的敌人,自己明面上的身份已经完蛋了,陈浩对这一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他这一辈子,也别想以原来的身份,光明正大的站在太阳底下了。

除非哪一天世界警察倒下了。

那是一个遥远的预期,陈浩目前就不做奢望。

索性,他也不是那种喜欢站在聚光灯底下,享受众人瞩目的人。

闷声发大财,掌握实际的权利就足够了。

“……库尔街区的一家旅馆里,发生了一场帮派仇杀案,据了解已有十二名帮派分子被枪杀。

另一街区逃亡在外的三K帮老大,宣布对此事负责。是他雇佣了杀手,消灭掉了饿狼帮。

据了解,两大帮派在过去的几年里,曾多次发生流血冲突,我们采访到了吉尔局长,请他来为我们详细说说。”

醉醺醺得阿布拉沙,听到电视里的新闻声音,从屋里走了出来。

看到电视上大放厥词的白人局长,他眯着眼睛冷笑了两声:“真是一帮蠢货。”

”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局长的,靠卖屁股吗?”

明明是坐在沙发上的陈浩,一手制造了昨天的血案。

可在新闻媒体上,就变成了帮派仇杀。官府要严厉打击,扫平罪恶的宣传。

没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了。

陈浩点了一根烟,对于类似报喜不报忧的新闻,他已经看得很淡了。

如果不是关系到自己,他都不会多看一眼。

媒体报道的假新闻还少吗?

宣传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欺骗,是光明正大的欺骗。

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普通人,他们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媒体说什么,他们就当是什么。

一块破石头都能宣传成是爱情的保证,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说的?

阿布拉沙灌了一口酒,仰躺在沙发上,醉醺醺的嘟囔:“既然如此,那明天就回去吧。”

陈浩吐出一口烟,淡然道:“着急什么呢!媒体的宣传不要太当真,就当是放屁。

想要知道一个人在想什么,不要看他说什么,而要看他做什么。

如果他们真的对付三K党,那才能证明跟咱们没关系了。

既然出来了,就别着急回去,当是休假了,在外面好好玩玩吧。”

阿布拉沙酒喝的太多了,脑子都有些迟钝了。想了好一会,才明白陈浩说的有道理。

“有道理,那我就先休十天年假,今天是周末,不能计算在内。”

他又灌了一口酒,眼皮子一闭悠然的睡着了。

高卢雄鸡是世界上节假日最多的国家之一,双休日、带薪长假、法定节假日再加上其他假日,

高卢雄鸡的人民,每年大约有150天不用工作。

并且没有九九六,没有零零七。到点就下班,加班都不行。

哪怕像阿布拉沙这种自己开店的,也会把假期休满。

绝不可能三百六十五天连轴转,天天营业。哪怕这样做,能挣更多的钱,他们也不干。

陈浩惆怅的叹了一口气,自己给自己休假,而且一休就好多天。

这样奢侈的事情,他是真的做不来。

从最高强度的内卷国走出来,卷都成了一种习惯。

放着手头的事不干,钱不挣,陈浩浑身都痒痒。

他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到暗网上搜了一下,干掉五首饿狼的杀手订单显示已完成。

五十万欧元已经打到了他的账户上。

暗网就是隐藏的网络,普通人搜不到,需要特定的软件授权才能登陆。

军火交易,杀手订单,人口贩卖,可以说是一个罪恶的交易平台。

陈浩之前的许多军火订单的买家,都是从这一平台联系上的。

偶尔也会看看别的信息,知道暗网上有这样一桩悬赏。所以之前动手时,他就笃定有人会背锅。

为了挣这五十万欧元,他还特地多用了几分钟,客串一把杀手,灭了黑帮头领五首饿狼,并拍了照片上传。

这种杀手生意他不常接,虽然报酬给的多,但风险也太大了。

陈浩的本职还是贩卖军火。

当然,现在有稳定的客户了。他也不接中东,非洲的那些小单了。

从波兰的迪恩火药厂定的五十万发子弹,大概需要五天。

在那之前,他要准备下次携带的其他军火了。

陈浩来到别墅的露台上,拿出随身携带的卫星电话,拨给了伊万在乌克兰的一个心腹手下。

两人之前合作过很多次了,一接通,陈浩就自报家门:“喂,是我陈浩,这回还要一批货。”

“是你啊,没有。”

电话那头的回话极为冷淡,陈浩却没注意到,急着说:“等等,我都没说是什么货,你怎么知道没有?”

“老板已经吩咐过了,只要你要货,连一颗子弹都没有。”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留下一脸迷茫的陈浩。

“大伊万之前的威胁是真的?”

PS:求推荐票,求月票,各种求!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